如果要回到摩登平台当诗人,你会选择谁

如果要回到摩登平台当诗人,你会选择谁
如果要回到唐朝当诗人,不要做会耍剑会弹琴的李白。
李白一生太纠结了,他永远都搞不清到底要成仙,还是当官。
看到像元丹丘这样的世外高人,就想起不上班打卡是多么嗨森的事情:
不如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
岑夫子,丹丘生,将进酒,杯莫停。
可是,酒醒了之后,看着城市的霓虹,又想起自己是只大鸟啊,应该:
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
飞了半天,发现没有打鸡血,只好pia的一声掉下来,瞬间又化身愤青:
大道如青天,我独不得出,羞逐长安社中儿。
可是,等梦中情人唐玄宗给他发个私信约了一下。李白又变了:
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
如果我上班这么积极。。。
不做李白,也不要做杜甫这样的苦哈哈。
在大神的世界里,他只能当背影,他给所有的人写诗,却鲜收到别人的回应。高考也考不上,要工作也没工作,到老了还要吃朋友高适的救济粮。简直比我现在还苦逼!
也不要做王维这样的小白脸,虽然人生是快活了,但跟唐玄宗的妹妹九公主总有些说不清道不楚的事情。李白提到他就是一句:他是吃女人饭的。当然有这种饭给我吃的话我还是会慎重考虑一下的,国家主席的孙女你要不要!(手动哼哼~)
也不要做孟浩然这样的抠脚大叔,这位大神是唐朝应试教育的牺牲品,写诗一流,但反应老是慢一拍,总做不完考卷。好不容易见到了大老板唐玄宗,有个保送的机会,让他自我推荐一下,一开口就是,老板不要我(不才明主弃)。
唐玄宗虽然好说话,但这种黑锅是不肯背的,当场反驳:你又没说要给朕打工,我也没说不用你,你诬我!
从此,孟浩然只好写点田园诗,没事射朝政一脸影子了。
要做,就要做贺知章这样的小幸运。
首先人家投胎技术就高明啊,名门之后,小时候自己也争气,文章写得不要太好。不需要像王维那样给九公主送情诗,也不必像陈子昂那样搞砸琴送诗的炒作。轻轻松松就成为了状元,据说还是浙江历史上第一位状元。
分配了工作,到国家级科研单位太常寺任职,虽然是清水衙门,但胜在不累啊。后面又去修书,竟然没修成,但没关系,丝毫不影响升迁,从礼部侍郎到工部侍郎再到秘书监。这些不累很轻松的活都让他赶上了。
这样的人生才称得上岁月静好。完美避过了武则天暴走的那段狰狞党争,又从容略过安史之乱的血腥屠杀。
唐朝最好的这段日子,永徽之治的余晖温暖着他,武大娘的糖水泡着他成长,开元盛世全程陪伴着他。
有这样幸福的时光,才有他那样的无忧无虑,他才能关心春风,柳树与燕子。
他才能写下:二月春风似剪刀,碧玉妆成一树高。
他才能这么随性,这么洒脱,这么开阔。
天宝初年,大唐由华丽走向奢华的转折点。
贺知章在长安偶遇李白,准确地说,是一头撞见了李白的《蜀道难》。
“噫吁嚱,危乎高哉!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
所有的诗都是平地缓起,渐至高潮,只有这首,第一句就从天下雷奔而来,这是李白的诗,只有李白才敢起的笔。
贺知章读完,已经激动得不知道怎么形容,他说:这谁啊,这应该不是人类,他,他是太白星精。
对,对,此人一定是嫡仙,是被贬下凡间的仙人。
贺知章没有看过西游记,不知道贬下人间的除了太白金星,还可能会是二师兄和沙师弟。
贺知章说,我要把他引荐给大老板。
于是,贺知章把李白介绍给了唐玄宗。
贺知章说,我要请李白喝酒。
于是,他们坐到了酒馆里,喝完之后,贺知章才发现自己竟然没带钱。
他一向带钱的,因为他随时有可能会闯进别人的家里。
主人不相识,偶坐为林泉。
莫谩愁沽酒,曩中自有钱。
每天晃悠的他东瞧瞧西瞧瞧,谁家的院子漂亮,直接就闯进去,参观完之后,还要扯起嗓子:哥是有钱人,把酒拿出来吧。
可就是跟李白喝酒时没有钱了。
贺知章开始解腰带,李白吓了一跳。
贺知章掏出工作证:金龟。
老板,拿去当酒钱吧。
就为这一刻,李白记了一辈子。很多年后,他一个人喝着酒撸着串,想起当年长须飘飘的贺知章递上金龟的坦诚。
四明有狂客,风流贺季真。
长安一相见,呼我谪仙人。
昔好杯中物,今为松下尘。
金龟换酒处,却忆泪沾中。
这人生,幸福满格了,要工作有工作,要地位有地位,要才华有才华,要气质有气质,要朋友有朋友。
贺知章是长安朋友圈最闪耀的明星,是文化交流圈的核心。
所有人都可以跟他成为朋友。
他是张旭、张若虚、包融吴中四士的成员。又跟张旭、怀素组成草书的第一天团“唐草三杰”,跟李白、李适之搞了一个“酒中八仙”,转眼又挤进了孟浩然、王维的“仙宗十友”圈。
他跟李白在船上喝酒,天子传召,李白说,我是酒中仙啊,我要跟贺之章喝酒嗨皮,没空理你跟环环的爱了。
杜甫早已经瞪圆了眼。
知章骑马似乘船,眼花落井水底眠。
嗨,如果有一个人骑马跟乘船一般东晃西摇,就算倒进了井里也不会醒来,依然打着呼噜神游九天,那个人一定就是酒中仙人贺知章了。
贺知章太幸福了,年老的时候不用去跳广场舞,不用去玩太极球,而跟李白这样的青年喝酒吹牛。
他唯一的天敌,似乎就只有时间了。
八十六那年,贺知章得了一场病。第二年,他跟唐玄宗说,我要退休了。
他延迟退休已经太多年了。
贺知章说,把我在长安的家宅造成一座道观吧,而我要回老家,我要去参悟无上的道。
唐玄宗说好啊,我让太子去送你,让百官都去。
这样的面子,实在是前所未闻,后所未见。
李白也在其间,这样的场景,当然会有诗。
镜湖流水漾清波,狂客归舟逸兴多。
山阴道士如相见,应写黄庭换白鹅。
老贺啊,真羡慕你啊,你终于可以去领悟道了。山阴道士的荔枝烧鹅好吃,写上一幅字换他两只吧。
贺知章拱拱手,转身的那一刻,放下繁华,放下尊荣,做回他自己。
他不再是太子宾客,不再是工部侍郎,不再是秘书外监。也不再是长安朋友圈的超级网红。
他可能是铁蛋、柱子、二狗、振锁……
我要回家,四明狂士要回四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