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生繁华半世僧,人间再无摩登

半生繁华半世僧,人间再无李叔同
1880年农历九月二十日辰时
津门巨富桐达李家忽生异象
一只喜鹊衔松枝飞入五姨太王凤玲阁中
不久,王氏便诞下一男婴
笃信佛教的李府相信此乃佛赐祥瑞
六十八岁的李筱楼年近古稀又得一子,更是喜不自胜
紧攥着手中佛珠,长诵一声无量寿佛
这个排名老三、哭声如钟的男婴
摩登平台代理幼名成蹊、学名文涛
即后来的一代通才、奇才弘一法师李叔同
青年时期的李叔同
五岁那年八月,父亲往生
家中延请高僧诵《金刚经》
初见僧人,幼小的李叔同便心生莫名欢喜
与同龄的侄儿以床罩作袈裟,口诵佛号扮演和尚
很小的时候
李叔同就跟随大娘郭氏学会了《大悲咒》、《往生咒》
稍长一些之后
由于母亲的特殊地位及家庭变故
使他对人世有更深刻的理解
十五岁便有“人生犹似西山日,富贵终如草上霜”之警句
命运好像在不经意中早已埋下了草灰蛇线的伏笔
弘一法师书法作品
李叔同篆刻
1895年,十六岁的李叔同考入辅仁书院学习八股文
辅仁书院每月都要考两次试
别的同窗还在为考课作文抓耳挠腮一筹莫展时
李叔同却为纸短文长而别出心裁
他在一个字格内写两个字还意犹未尽
因此博得了“李双行”的美誉
同窗们羡慕他思如泉涌、文不加点
却鲜有人知他六岁开始就从仲兄受启蒙教育
七岁学习各类文选
八岁拜于云庄先生门下攻读经史子集、学书法、制金石
十三岁时就以书名而初闻于乡
天才,从来都不是一蹴而就的
李叔同画作
李叔同静物油画
迁沪之后,李叔同以富家公子身份结交上海名流
并加入“城南文社”崭露头角
除文艺应酬外,李叔同还常往返于津沪之间
1901年,名伶杨翠喜至津演出
这一年,李叔同初遇杨翠喜,一见倾心
每晚他都要去戏院为其捧场
痴痴地看她在台上浓妆艳抹、顾盼流转
戏散后又提着灯笼走很远的路送她回家
凭借自己丰富的知识和舞台经验指导她的身段与唱腔
使杨翠喜的艺术修养有了很大提高
窗前灯下,戏里春秋
谈艺术、谈人生、谈理想、谈感情
把最纯洁的感情都给了她
他们彼此认定,以为可以厮守一身
然而命运总喜欢和我们开痛彻心扉的玩笑
杨翠喜后来被卖入官家,几经周折又嫁作商人妇
李叔同一腔痴情化成了万种情愁
名伶杨翠喜
在上海期间
李叔同进入上海交大的前身南洋公学读书
与黄炎培、邵力子、谢无量等从学蔡元培
与袁希濂、许幻园、蔡小香、张小楼义结金兰
唱诗合词,时称“天涯五友”
与画家任伯年设立“上海书画公会”
与名妓李萍香等往来频繁
并以“惜霜”之名为其传记《李萍香》作序
他在上海滩粉墨登场,表演京剧
二十一岁出版《李庐诗钟》《李庐印谱》
二十四岁与许幻园、黄炎培成立“沪学会”
举行演讲会、宣扬民权思想、提倡婚姻自由
李叔同文人雅士的日子过得风生水起、颇负盛名
他自认是“二十文章惊海内”
许幻园的夫人才女宋贞也直赞他“李也文名大似斗”
在上海的七年时间里
母亲、妻子、孩子、朋友都在身边
这是李叔同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光
天涯五友(左一李叔同)
1904年,生母王氏病逝于上海
二十四岁的李叔同扶柩归乡
尽除一切繁文缛节
为母亲办了一场新式葬礼
这场葬礼在天津引起了很大轰动
大家都说“李三爷又搞了一件奇事”
然而李叔同心中的哀痛却无人能懂
接连的失意加上母亲的离世
让李叔同心力交瘁、悲痛欲绝
是年秋,烟雨绵绵、黄叶飘零
李叔同改名李哀,独自一人东渡日本
开始为期六年的留学生涯
在日本他办诗社、演话剧、画油画、募善款
在此期间结识一日本女子并娶之为妻
1911年,三十二岁的李叔同携日籍妻子回国
任教于直隶高等工业学堂,投身教育事业
培养出了丰子恺、潘天寿、刘质平等一代大师
李叔同在日留学期间(二排左三)
1914年冬天,大雪纷飞,旧上海一片凄然
“天涯五友”之一的许幻园形容枯藁
站在门外喊出李叔同和雪子悲切地说
“书同兄,我家破产了。咱们后会有期。”
说罢,许幻园挥泪而别,连好友家门也没进
李叔同独自在雪中站了很久才返身回家
他关上门窗,让雪子弹琴,自己作词
含泪写下百年来无人超越的经典歌曲《送别》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
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
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
一壶浊酒尽余欢,今宵别梦寒。
配着曲子,歌词多处回环往复
一字一泪,一句一叹
诉尽了对好友离别的痛心与不舍
以及深感世事空幻无常却又无能为力的感慨
送别的歌有很多
却这一首独好
丰子恺手抄《送别》
二次革命失败、袁世凯复辟帝制
层出不穷的社会动荡导致李叔同家道中落
内心的苦闷也日益增多
很早之前那条伏脉千里的命运之线在此时苏醒
李叔同开始学习佛经,渐有所悟
1916年,李叔同入虎跑定慧寺试验断食17日
回校后开始素食
“做这样的决定,非我薄情寡义。为了那更永远、更艰难的佛道历程,我必须放下一切。我放下了你,也放下了在世间积累的声名与财富,这些都是过眼云烟,不值得留恋的”
1918年,李叔同给妻子留下这样一封信
在人生最繁华时选择剃度于定慧寺
法名演音,号弘一
没有人知道他为何做出这样突兀的决定
面对前来乞他回家的妻儿
他只是低头诵佛
一座山门,却隔出了两个世界
初出家的弘一法师
身负盛名的大师李叔同为何会突然出家
多年来备受猜测和争议
不了解在俗时的李叔同
就不能了解出世后的弘一法师
丰子恺作为他的高足与挚友
最有发言权
他说:“我以为人的生活,可以分为三层:
一是物质生活,二是精神生活,三是灵魂生活。
物质生活就是衣食,精神生活就是学术文艺,灵魂生活就是宗教。”
他认为有一种人,
“他们做事很认真,满足了“物质欲”还不够,满足了“精神欲”还不够,必须满足探究人生的究竟——他们不肯做本能的奴隶,必须追究灵魂的来源,宇宙的根本,这才能满足他们的“人生欲”。”
弘一法师正是这种做什么都很认真、很用心的人
弘一法师的高足与挚友丰子恺
弘一法师的认真
早在年轻时就是出了名的
在日本留学时,除了约定的时间外,他绝不会客
戏剧艺术家欧阳予倩有次和他约好八点见面
结果因为路远,欧阳予倩迟到了五分钟
名片递进去,不见开门
李叔同却从楼窗探出头来说
“我现在没功夫了,我们改天再约吧。”
说完便一点头关窗进去了
这看似不近情理的背后
却透着李叔同的认真
回国后教书育人也是用尽全副精力
为了提高授课效率
他每次都是早早来到教室
在两块黑板上把授课内容全部写好、摆好琴谱
一切淮备妥当,然后端坐着等上课铃声响
一般学校最看重的英文、国文和算术
在浙一师却被李叔同任教的图画和音乐取代
学生们课外自习图画、音乐比其他课目都勤
下课后校园里满是琴声
图画教室里也总有许多学生在练习画画
李叔同有这样的感召力
不仅因为他学问广博,也不仅因为他音乐、绘画好
更重要的还是因为他的认真态度和人格魅力
李叔同自画像
在俗时诸事用心
出家后的弘一法师更是严格行持
丰子恺对老师的认真态度一直念念不忘
“昔年我寄二卷宣纸去,请法师写佛号,宣纸很多,佛号所需很少,他就要来信问我,馀多的宣纸如何处置。我连忙写回信去说,馀多的纸,赠与法师,请随意处置。”
又有一次丰子恺又寄几件邮票去,多了几分
弘一法师又把多的几分寄还了
以后寄宣纸、邮票
丰子恺都要预先声明:馀多的送于法师
有一年夏丏尊在一座小破庙里遇到弘一法师
见他卷破衣服为枕
白菜萝卜也吃的郑重其事
不禁为他的慈悲与清苦而潸然泪下
邀他至家,也是认真恪守戒律过午不食
他所修持的律宗,极讲究戒律
一举一动都有规律,严肃认真之极
是佛门中最难修的一宗
晚年的弘一法师
不只是为人、处事、修行
对于艺术,他也是一丝不苟,敢为天下先
1906年
李叔同与同学组织成立中国第一个话剧团体“春柳社”
主编中国第一本音乐期刊《音乐小杂志》,介绍西洋音乐
1907年
在日本为国内赈灾募款
他主演的《茶花女》是国人上演的第一部话剧
引起了极大反响,开创了中国话剧的先河
被誉为中国话剧的先驱、奠基人
1908年
第一个将西方通俗音乐介绍到国内
第一个用五线谱作曲、最早推广钢琴
1912年
任上海《太平洋报》美术编辑
第一个采用图文广告艺术排版
一改国内长期单调文词乏陈的局面
是中国近代广告画的先驱
1913年
第一个编著《西方美术史》教材
完整系统地讲授西方油画艺术
备受徐悲鸿等人的推崇
第一个在中国美术史上采用裸体写生教学
是中国近代油画的先驱
1914年
第一个介绍石膏模型用法
用于西画教学
1915年
最早创作、倡导中国现代木版画艺术
最早撰《西洋乐器种类概说》
开创钢琴教学的先河
他还是第一位对传统书法审美观进行革新的艺术大师
鲁迅先生盛赞他的书法“朴拙圆满,浑若天成。”
当时各界人士莫不以得到他的一幅书法作品为荣
李叔同扮演的茶花女
他是一个万事皆用心周到的人
出国做留学生,就专心攻读
归国后做教员,就桃李满枝
年少时做公子,就是翩翩佳公子
中年时做名士,就是气度真名士
老年时做高僧,就是德高望重的高僧
1942年10月10日下午
弘一法师唤妙莲法师至卧室
写下“悲欣交集”四字交于妙莲法师
10月13日晚8时安详西逝
享年63岁,在俗39年,僧腊24年
圆寂前他交待徒弟在龛脚垫四碗水
以免蚂蚁爬上尸体被不小心烧死
弘一法师晚年照
人生短短能有几何
他在俗世时激昂风流、结交天下、绚丽至极
以一己之力开中国文化、教育、艺术十数先河
散尽家资遁入佛门后洗尽铅华,眉目疏淡、笃志苦修
重兴八百余年最难修的四分律宗
被奉为第十一代律宗祖师
他半生繁华半世僧
献出无数奇珍供世眼
自是一轮圆月耀天心
才如大名鼎鼎的林语堂
也禁不住膜拜称赞
“李叔同是我们时代里最有才华的几位天才之一,也是最奇特的一个人,最遗世而独立的一个人。”
傲如天才的作家张爱玲
亦曾有言曰“不要认为我是个高傲的人,我从来不是的。至少,在弘一法师寺院转围墙外面,我是如此的谦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