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诚对话张泉灵:想跳出玻璃缸的鱼

20年前,一百兆光纤只要8毛钱,风靡的是大哥大与传呼机,互联网时代还需要再等10年。那些年,早班公交车上人手一份《人民日报》,晚饭后全村人都会围在一台电视机前准时收看央视新闻。

20年前,北京大学毕业的张泉灵年仅24岁就考入中央电视台国际部,并担任起了《中国报道》的记者、编导及主持人,随后,这位上海姑娘以主持人的身份拿下《东方时空》、《人物周刊》、《朝闻天下》、《焦点访谈》等一系列著名央视栏目,成为了全国观众喜闻乐见的标志性“央视名嘴”。

20年前,年少有为的张泉灵在央视的高塔上风光无限,她掌握了那座高塔的运行规则,她也自认为了解了“那个时代”的逻辑秩序。然而,20年后的张泉灵越来越意识到,“那个时代”与当下,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

物转星移,沧海桑田。

“羊毛可以出在猪身上,而狗死了——一些针对出租车司机的电台节目收听率下降,完全不是因为有更好的节目出现了,而是司机都在用滴滴接单,就不听广播了。很像《三体》里一句无情的话,我消灭你,和你无关。

这是另外一个世界,不是我积累了多年的知识和逻辑可以解释的。而它,毫无疑问在渗透进我习惯的生活的方方面面。

我开始有一种恐惧,世界正在翻页。如果我不够好奇和好学,我会像一只蚂蚁被压在过去的一页,似乎看见的还是那样的天和地,那些字,而真正的世界和你无关。”

——张泉灵

生命的后半段是否来得及从头来过

2015年,张泉灵发表长文《生命的后半段》宣布离开央视,离开这个18年来带给她无限辉煌却也几乎将她框定成型的平台,转而加盟猎豹移动CEO傅盛旗下的紫牛基金成为创始合伙人,正式进入创投界。

2016年,在猎豹移动一款新发布的短视频APP现场,张泉灵这位曾经徒步抵达罗布泊、奋战在抗击非典一线的前“正统媒体人”仿佛走下圣坛的女神,嘴中频出:“IP、移动直播、赚钱、网红”等网生经济词汇。

2017年,张泉灵加盟娱乐性综艺节目《奇葩说第四季》担任导师,大摘先前“新闻人”的严肃标签,在节目中化身何仙姑与马东一起啃着鸡腿数着钱。

2018年末,罗振宇在跨年演讲中公布:“张泉灵将出任少年得到的董事长”。外界揣度她“投资不成退去创业”,对此,张泉灵面不改色地笑着说:“这两个身份不过是在并行而驱”。

刚离开央视的张泉灵还不知道“生命的后半段是否来得及从头来过”,现如今的她却已经“从头”得如此彻底。

张泉灵曾说,人生时不时的,是被困在玻璃缸里的,久了便习惯了一种自圆其说的逻辑,高级的还能形成理论和实践上的自洽。

的确,她在央视这个外人看来散发着神圣气息的玻璃缸中浸泡得太久了,就像是常被大家搬出来的那只井底之蛙,就算那是一口纯金打造的井,它看到的也永远只能是那同一片天。

大多数人仍会感到满足,但不适用于对未知充满永恒乐趣的人,而张泉灵恰恰是后者,即使她顿悟的那一刻,已经42岁了。“我突然觉得,如果好奇心已经在鱼缸外,身体还留在鱼缸内,心会混乱吧。我开始问自己一个问题,我是否要离开我工作了18年的央视,去换一种视角看世界?”

艾诚:您曾说在央视的这段体验,就好像自己的人生坐了一个直升梯,直接到了楼层的高处,看到了很多的风景。但现在愿意做投资,愿意做创业,是出于好奇,要看看这个楼顶以下的风景,还是说你想一步步的看看,每一步走来可能还有别样的风景?

张泉灵:人生其实除了看风景,你自己也可以成为一道风景,你可以去参与很多风景的建设。我觉得可能很多人会对央视这个平台有误解,认为说你站的足够的高。的确从传媒的角度它站得足够的高,但是其实在央视记者的身份上,有很多事情你也需要趴下去看,它只是让你到了一个很高的平台。

所以我想坐观光电梯往上这件事情,是形容这个平台的确把一个年轻的我带到了一个很高的位置,但是看世界的视角,一直不是说去俯视。

其实做记者有一个好处,它还是让你对这个世界,看到有很多书页后面的这样的一些视角,多个角度、多元化去理解一个世界的视角,同时,也更增加了我的好奇心。有些世界运作的方式,我看到了,那这一部分没看到的地方,我想去看一看。

艾诚:您的每一次选择,无论是对于媒体人,还是对于青年人来讲,都有一定的标杆意义。大家会去探究why,为什么?比如说您最新启动的少年得到董事长,俨然是投资人的角色之外,还可以兼顾一个创业者、一个董事长、一个企业家,为什么?

张泉灵:可能在外人看起来,它是一种身份的转变,但是其实真实的在我身上的发生,它是一些有巧合的地方,然后就这么串了过来,是个自然而然的这样一个延展。

其实它最早不是一个公司的想法,而是比如说一个小产品、一个大产品,然后你做了投资人,你就知道这个大产品是否可能会有一个商业模式,如果商业模式成立,那你自己做过投资人,你就更知道,今天你想影响到更多的人,整个的商业机构是你特别好的工具和武器。

你不是简单一个人干到这件事情,你需要一个商业机构配合你去干,因为它不是一个简单内容发行,教育的本质是服务,服务就不可能靠一个人做,你当了投资人或者做个财经记者你会清清楚楚的事情,而剩下的事情是手段。

艾诚:那创业这件事情您准备好了吗?

张泉灵:我觉得创业可能是一个你永远需要重新准备的事情,因为创业它不是一个简单的直胡同,比如说你站在胡同口的时候,你就看到明天这样后天那样,那你只要做一次准备就好了。

创业其实是个崎岖的路,它永远峰回路转,所以你认为你准备好了,你一看说咋死了呢?咋前头不通呢?然后你一转你说柳暗花明又一春,那我们再为春天做个准备吧。可你刚做好了春天的准备,突然告诉你说降温了,从25度哗啦又回到了12度。这就是创业。所以我觉得创业是一个永远需要做准备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