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登平台 感动总是不问年龄

醒来,浓重的窗帘遮住窗外的世界,有鸟名声划破黑暗,清晰地在耳畔嘹亮着。起身,拖着慵懒的身体走过去,拉开窗帘。哗的一声,光亮一下子扑进怀里。我眯了眼睛,躲开那些光。走到餐桌前坐下来,视线不由自主地转向窗外。拔地而起的高层住宅已经沐浴在晨光里,不同品种的绿化树懒洋洋地点缀其间。鸟儿婉转的啼鸣暂时占据着听觉的世界。

这个世界的声音是丰盈的。风声雨声,会在四季里与你不期而遇。虫唱蛙鸣,秋晨夏夜也来陪伴你。树叶在风里呼啸,花儿在静夜里唱歌,只要你屏住呼吸,用心去听,自然界中一切美妙的声音,都会在你心灵的键盘上敲打出动听的音符。至于霸气的电钻声、叮叮当当工地的施工声,是你想躲也躲不过的魔咒。学校传来的电铃声,把喧嚣一截一截断开,一切还都是按部就班地进行着,像学生在学校里上课、下课,放学回家。

我的思绪一下子回到了四十年前的小村庄。天刚麻麻亮,我们提着小煤油灯到学校去晨读,那些诗句带着暖意,萦绕在微弱的灯光与清凉的呼吸间。“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惺忪睡眼还温着香甜的梦,鸟鸣也难以唤醒。“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儿童的世界里,风雨也是快乐的玩伴。曙色羞涩地在眉宇间滑落。窥檐的麻雀招惹着孩子们的注意力,静谧的乡村,嘹亮的读书声是最和谐的旋律。村子的宁静里,老井与铁桶的哐啷声,耕牛“哞——”的叫声,鞭子打出的哨声也格外地响了。

后面楼上的窗玻璃,反射的晨光映在朝北的厨房窗台上,冰箱上指示温度的灯暗下去,微波炉上红色数字一闪一闪的。打开冰箱,拿出来一只碧绿的西葫芦,一枚鸡蛋。洗净瓜,细细切。架锅,开火,淋油,磕鸡蛋。刺刺拉拉,油热了,鸡蛋慢慢凝固,把瓜条撒进去,着酱油少许,翻炒。香气弥散,肺腑熨帖。

微波炉开始轰响。白色的窗帘给室外的阳光笼上了朦胧的温和。咫尺的声响掩盖了外界的嘈杂,画眉的婉转,燕子的呢喃,就连麻雀的叽喳,都在声音的浪潮里时隐时现。电锯偶尔轰鸣,如战争中的轰炸机,俯冲而来,又戛然而止。人的忍受力是能屈能伸的,要在这个世上生存,不得不接受现代文明带来的嘈杂,也不能没有心中的世外桃源。

“铿!”的一声,微波炉宣布工作结束。醇美的味道在室内弥散,暗示着一个充满生机的早晨的开始。味蕾绽开了所有的细胞,美味麻醉着心脾,使人有一些微微的眩晕。此时,单位食堂里,随着晨光醒来的一张张年轻的脸,豆浆一杯一杯递出来,包子、夹饼、粽子、油条等在一排排长队中数量急剧缩减着。身穿校服的学生们,人人端着餐盘。大清早的一份餐食,一天的生命活动靠它来供给。匆匆的脚步,踏着时光的金线,弹奏出青春的乐章。

窗前,热水壶沸腾了,闹出不小的动静。我轻轻地拿出平时用的一只瓷杯,拧开茶罐,把绿茶倾倒在手心里,在慢慢抖进杯子里,端起热水壶。在滚烫的温度里,擎第一杯茶在手。清晨的一杯绿茶,多少有一些奢侈。在头脑最清醒的时刻,我没有读书,也没有写字,而是双手捧着热乎乎的茶杯心鹜八极。思绪在天南海北地游荡,如流淌的溪流,清澈的,汩汩地流淌在静谧的浅滩上。

望着东方映满天空的霞光,新的一天的太阳已经穿行在树林与高楼间。闪烁的光影在微风里晃动着,缓缓地,怕惊扰了还在酣梦里的生灵。我把视线收回来,停留在眼前茶杯中,绿色的叶脉舒展开,仿佛拥有了新的生命,茶叶悠悠地绽放着前世的生机。嗅着一缕缕茶香,暗香浮动,灵魂舞蹈,身体仿佛回旋在时光的河水里,迎来无数个第一次中当下的一次。

懵懂中第一次记事,燕子窝在梁头上掉落,啪的一声,刚巧砸在我眼前,三只幼鸟和草做的巢模糊成一团。着实吓着了我,惊呼着,跑向在里屋里忙碌的母亲。母亲撂下手中的活计,急急赶来,俯下身去,小心地把一只只雏鸟捧在手里,看还有没有气息。我的心悬着,愣愣地站在一边,一动不动。最后母亲把尚存一丝生息的唯一一只雏鸟,连同那只破烂的巢,重新放回梁上去。那只鸟竟然奇迹般地存活下来,到了深秋的一天,我仰着头,久久地注目着,它跟着老燕子的身影,欢叫着,在院子上方天空盘旋。

后来想,何必用这种残酷的形式唤醒我的混沌,给我人生第一次记忆。我宁愿过一个含混不清,简单而又纯净的童年时光,甚至可以没有一点清晰的印痕。

至为珍惜的是“第一次”,也是生命里唯一。生命里没有彩排,每一次都是生命舞台上的正式演出。从这个意义上讲,生命里的每一次都是第一次。只有“第一次”都给我鲜活的从不曾体验过得激动,对每一个“第一次”的期待和实践,便是生命长河里秘而不宣的庆典。

我端起茶杯,走向窗前。阳光已经洒满了视线,明亮萌发着热烈的气息,电梯启动的叮当声,汽车碾过柏油路的呼啸,孩子们的欢叫声。人们开始了新的一天的忙碌,无数的第一次又无止息地从容进行中。

十八岁第一次独自一个人出门远行。登上开往远方的长途汽车,在颠簸的汽车上,拥挤的人体,陌生的口音,萦绕在闷热的空间里。冷漠的眼神,如箭射得我体无完肤;苍白的心跳,渐渐弱下去,几近窒息。无数的庄稼在车窗外摇头晃脑,好笑在嘲笑我这个傻姑娘的尴尬与局促。我紧紧抓着横杆,竭力使前仰后合的身子平衡;在有限的空间里,躲闪着他人的肢体。终于到了一个小县城,我被从车门里吐出来,满目凋敝的街景。脚踩在异乡的泥地上,不知该往哪里去,眼泪突然开了闸门,汹涌地冲刷着一切胆怯和无知。

终归有第一次,在你还没有准备,猝不及防来拜访你。不只是痛苦、尴尬还有一些美好事物不期而遇。羞涩而惊奇的第一次接吻,春寒料峭风里的第一朵迎春花,万众瞩目的领奖台上第一次踏足;第一次听到腹中孩子砰砰的心跳,第一次在深夜的飞机场等待读大学归来的女儿……

四十多年的岁月,串起无数的第一次,沉淀下去,成为眼前暖暖的一杯。一片片叶子在滚烫的水里盘旋着,生命的绿色浸润着岁月的苍白,与蒸腾的热气交融着,萦绕的阵阵清香,是岁月深处的味道。

每一天的第一次都是新鲜的,不管岁月如何日复一日。每一次心动都是美好的,感动总是不问年龄。每一次敲打字符都是真诚的,在流淌的时间里手指的节奏都是动听的。每一个问候都是发自内心的,茫茫人海里,不早也不晚就这样我们相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