处处盲从的人,是会把自已弄丢的呀!

美国有条法律:只有有固定收入的人才能当选议员--这显然是一条维护有钱人的法律。于是,为了表明自已的观点,富兰克林当众发表了一段演说:“为了当一名议员,看来必须拥有50美元,这无疑意味着,假如我有一条毛驴价值50美元,我就当然有了入选议员的资格。可是一年后,我的毛驴死了,我也就再也不能当议员了。那么请问,到底是谁在当议员,是我?还是毛驴?”

果然是言简意赅,略施小计问了一句,就立刻让庄严的“法律”长出了一条荒唐的尾巴。

诗人海涅是犹太人,一次,一个顽固的排犹分子想挖苦挖苦海涅,就故意故弄玄虚地对海涅说:“我去过太平洋的一个小岛,岛上的风光美丽之极,只可惜少了两样东西?”海涅挺友好地问:“是吗?是哪两样东西?”不料对方得意地笑笑:“是毛驴与犹太人。”他本来以为,海涅准会气得哇哇乱叫,不料海涅听了不仅不生气,还笑眯眯地回了一句:“这好办,下回我带你去,两样就全有了!”

一位老人正骑着毛驴赶路,突然有个小青年对老人挥了挥手,还大声吆喝着:“喂!朋友!您好啊!”老人赶忙回答:“谢谢小伙子,我挺好。”不料小伙子却轻蔑地撇撇嘴:“我是问毛驴的,又没问你,你凭什么多嘴?”说着还得意地笑笑,看看老人,仿佛正在庆贺自已的胜利。可也就在这时,老人突然伸手打了毛驴一个耳光,还骂了一句:“你这骗子,早晨出门时还说今天不会碰上你的朋友,怎么刚才就碰上了呢!”小伙子听了叫苦不迭,再看那老人,正得意地摸着胡子笑呢,那笑容特别灿烂。

D

父子俩买了条驴,正兴冲冲地赶着驴归来,突有一人批评道:“现成的驴不骑,多傻!”父亲听罢,便赶紧让儿子骑上,不料才走了几步,又有一人厉声批评道:“儿子骑驴父亲走,这叫不孝!”儿子闻言,赶紧下来让父亲骑上,不料才走了几步,又有人厉声批评道:“父亲骑驴儿子走,这叫狠心!”父亲听罢,赶紧把儿子也拉了上来,不料又有路人批评:“两人一起骑驴,这叫残忍!”父亲闻言大窘,发现无论如何都已不合适,便哭丧着脸对儿子说:“看来,我们只有一个办法了,这就是把毛驴扛起来走。”

你看,只因全无主见,便硬是沦落到了必须扛起毛驴赶路的地步。

天哪!处处盲从的人,是会把自已弄丢的呀!